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占星小巫珊

《千與千尋》——尋回神聖的自己

Updated: Jun 22, 2021

大學時,我抱著占星師和文學院學生的雙重身分,常覺得自己要遊走在藝術與靈性的邊界——那條只有自己知道的邊緣線上。我的心一邊沉醉在戲劇與電影中,腦中一邊飛旋著這樣那樣的占星符號,就已是占星師私下的自得其樂。但昨夜靈感湧現,像有什麼正迫切地推我以占星切入《千與千尋》的世界。當時,我手邊沒有任何工具紀錄那些洶湧的訊息,可謂手忙腳亂。

如此慌張,和千尋忽入異世界的狀態,似乎有點相似。

一臉稚氣的千尋本要搭自家車(水星)到新居。爸爸(太陽)所駕駛的車(水星)卻誤入密林,還闖入隧道(水星)到達了奇幻的靈異世界(十二宮)——那像是夢、卻又那麼真實的地方。為了不變透明消失(海王),她幾經輾轉進入湯婆婆的浴場打工(六宮)。雖然千尋的名字(太陽)被湯婆婆剝奪(冥王)。但她必須要在這樣的地方,在父母(四宮)都缺席(海王)的情況下、在友情和愛情的關懷與照顧下(金星)獨立成長(土星與天王星),並救出被變成豬的父母(四宮),成功回到現實。

尋回遺失與被剝奪的身份,是《千與千尋》的重要線索。當她靠著白龍提醒記起自己的名字後,透過不斷向內心深處連結,她找到了神聖的內在平靜,這也是「千尋」名字的意義。

《千與千尋》中不只出現一次由水星象徵性連繫的物品,例如千尋爸爸的自駕車、進入異世界門前的神秘隧道、千尋去找錢婆婆時的軌道電車等等。水星具有連結和聯通的本質,能層層遞進引導千尋找回自己。而這些《千與千尋》中由水星所代表的物件,連結了異世界之門、並繼續通往千尋的心靈與內在自我。實際上,當她懵懂不情願地跟著父母進入神秘隧道之際,她就開始踏上尋找內在神性(木星)的旅途。駕車時經過的鳥居、以及所見的式神像都說明千尋正闖入神(木星)的異世界(十二宮)。

【油屋的結構:現實的倒影】

千尋來到異世界(十二宮/代表靈異世界)的油屋(五宮/表娛樂和聲色場所,在很多細節處都有體現油屋的「回春」和風俗感,但此處不詳解)打工(六宮/代表服務)這樣的場景設定,非常能夠反應現實的職場關係(六宮)。

我們可以透過觀察《千與千尋》角色們在油屋的移動方式來理解。油屋非常高、而且層數很多,千尋常需不斷上下來回跑。垂直移動的方式是為了凸顯油屋的地位結構:最尊貴、多金的主權人湯婆婆和她的手下、大頭寶寶在最頂層。底層的則是低下的打工族以及辛勞服務的人:如千尋和煤灰們,以及釜爺。

在底層工作的人,通常都較有人情味(金星)。例如煤灰們會幫助千尋搬鞋出來穿。釜爺又雖說是管理階層主管鍋爐熱水、指揮眾煤灰替他工作,但實際上卻是溫暖人心樂於幫助千尋尋路的老頭,會給在被污染的噁心河神來臨時給最好的藥浴讓千尋洗淨河神;又免費給舊車票千尋上路找錢婆婆。

這些能在油屋底層工作的人,與在油屋中上層工作的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們能夠在這底層世界、陰暗的、不公諸於外的地方(冥王星),暗地展現真實的一面,以及表達親密的情感需求。這些都是油屋的上層的聲色場域(五宮)所沒有的。

相比之下,在油屋光明亮堂的風呂池內服務客人的人,通常都非常勢利、見錢眼開,還會被無臉男所代表的慾望和貪念(金星、冥王)控制,但又恐懼無臉男的吞噬而不敢接近(冥王)。這些人都無法看清自己真正的需要與真實的身份,只能被光鮮亮麗卻毫無實質愛(金星)的聲色風景、豪華感與性慾(五宮)所蒙蔽。

當我們離開《千與千尋》去觀察真實生活。我們會聯想到某種人性習性/傾向:勢利心、物慾和輕尊卑等級心。日漸久後,不合理的尊卑關係會讓人被外在權勢、勢利感和慾望(冥王)壓垮。油屋正如此地隱喻著我們的職場現實(六宮)。那異世界錢湯(五宮),也正是光鮮亮麗的繁華(五宮)背後,極其污穢的社會結構(土星)縮影。

【人物的斷裂與異化:隱藏的現實】

在油屋的工作者(六宮)和主事人(十宮),從釜爺、小玲、白龍,到湯婆婆,都與自身的內在有一定程度的切割與異化(天王星)。這種表裡不一,是社會結構(土星)下個體無法展現獨特性(天王、太陽)的結果。

例如釜爺在最初擺出一副不好相處的樣子(土星);又如對千尋有救命之恩的白龍、善意指點千尋去頂層找湯婆婆的小玲,都會在有旁人時,裝作不識千尋的冷漠並保持距離(天王星)。他們都似乎「必須」在這樣虛幻的豪華聲色(五宮)中,隱藏(冥王星)內心的真實與真誠。

這樣切割關係的最大化,顯現在錢湯婆婆(雙子)兩人一模一樣的形象和聲音上。錢婆婆實際上是湯婆婆洗盡鉛華之後的純淨內心世界(四宮)。錢婆婆的純淨與湯婆婆的邪惡雖會相遇,卻無法完全融合。這對斷裂雙子婆婆,是對在事業(十宮)與家庭(四宮)產生雙重人格(雙子)的現代人的諷刺。

不可否定制度與結構(土星)確實壓抑著(冥王)個體的真實(天王),造成這樣的斷裂。但隱藏自身真情實感和真實身分的人,必須為自己的逃避(海王)負上責任(土星)。我們的真實自我(太陽)逃避在制度與階層的剝奪(土冥)中醒來,我們不想臣服於真正意義上的成長責任。這是《千與千尋》對人類無意識恐懼(海王、冥王)的觀照。只有臣服於自身的情感和慾望(冥王),並看透慾望的本質,有拒絕金錢(金星)幻像(海王星)的決心,才能獲得深刻的愛(冥王、金星)。

【療癒之水:淨化身心的良方】

《千與千尋》中的水,像是月亮,引導著千尋回歸內在情緒。

還記得千尋最初因湖水阻斷了來時的路無法回家而在樓梯邊哭泣的場景,就像我們的內在小孩(五宮)無法應對內心情緒(四宮)、但又無法逃離而感孤獨無助(海王)的情形。但也就是這些水,把千尋(我們)與外在現實的連結封閉起來(土星),讓我們得以向內心深處探索。

我們的情緒,確實可能切斷我們來時的路,但它其實並不讓人那麼痛苦。《千與千尋》中,風呂藥浴與雨水積成的河海,都是瞭解潛意識的情感需求以及淨化外在雜質的媒介,一步一步讓千尋進入安穩的狀態。如沖洗過風呂藥浴的河神,顯現出他本貌的舒適暢快;又如當千尋尋找錢婆婆時,經過雨水路的洗淨,才得以到達純淨的森林小屋。

這些水是觀照內在的象徵,當我們穿過它、進入它、由心浸泡它的時候,才能獲得真正的洗禮(無論是性還是愛的層面)。浴場中的其他勢利眼並沒有真正進入過藥浴風呂,連湯婆婆也只會飛在水面上。但千尋雖因照顧河神而跌入水濕透,但這些水沒有沖走千尋洗滌河神的決心,反而讓千尋獲得療癒白龍與無臉男的禮物——那河神贈送的、因愛而生的靈丹(金星、海王星)。可見,用心、平等的服務,是千尋在聲色場所仍能出淤泥而不染之原,也是讓河神和千尋得到從內到外淨化的關鍵。

後來,千尋為了救白龍去請求錢婆婆原諒(海王)。她搭幾小時的電車(水星)穿過長長的距離(木星)、穿過似水潭但又更像海(海王)的水路來到森林中,回歸如森林般自然的內在本質(四宮)。其實,長長的水所帶來的平靜,讓千尋和同行者們獨處(天王)去沉澱和內化自己。對無臉男和「大頭寶寶」而言,這是追尋生命意義的旅程(木星)。他們在錢婆婆處編織出一個御守(木星)髮繩送給千尋,透過用愛(金星)勞作服務他人(六宮),創造出魔法都無可取代的堅韌力量。


(Source: Flickr.com)


【穿越到神性的世界:也只是為了愛】

在神的異世界,千尋靠的就是愛的法則(金星)。

千尋因為愛,而能淨化他人。在油屋服務神的過程中,千尋不僅要記住自己的名字(太陽),還同時追尋著生命與愛的意義(金星、木星)。雖然神靈客人們與千尋的地位仍有一段差距,但在經過同樣的藥浴療癒、以及無臉男代表的慾望與惡魔的考驗之後。千尋的愛與善良是讓她獲得神的靈丹,並療癒與淨化白龍與無臉男的最大力量。

千尋因為愛,讓自己變得成熟與獨立。在千尋找湯婆婆的路途上,她已能不慌不忙走入剛入夜的森林。這與剛進入異世界中,發現入夜了才慌張地跑過突然繁華街道,又在河邊哭的千尋截然不同。但千尋已不再是初入境地需要被白龍救贖(海王)的懵懂少女,而是為了愛而前行的獨立(天王)女生。

千尋因為愛,而能辨認根源所在。還記得一開始在豬圈,她認不出父母在何處。但最後,面對湯婆婆的考驗,她能斬釘截鐵地說:這裏都沒有我的父母(四宮)。她之所以斬釘截鐵,因為她清晰地知道,自己的真正渴望的生活以及她的根(四宮),並不在油屋。

【當千尋回到現實⋯⋯】

但你又矛盾地發現,千尋走出隧道時,仍舊是父親在前帶路,並依偎母親而行,與最初同出一轍。雖然那黏抱著媽媽走過漆黑的隧道,可能才是善良溫柔千尋的本能反應。但這也可能是宮崎駿諷刺現實的最大隱線。對於千尋那對認為有錢包和信用卡就可以肆無忌憚亂吃的霸王父母,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會不會擁有比湯婆婆強大、無形而不自知的剝奪下一代身份、獨立性和生命意義的能耐。

言下之意,如果新一代要打破舊有的社會框架(土星)和原生家庭限制(四宮),我們必須要有脫離依賴父母和舊有社會結構獨立成長(天王)的決心。如是,千尋會安穩地依賴父母,放棄挖掘自身隱藏的潛能(十二宮)與真實的自己(太陽)脫節呢?還是她靠著堅韌(土星)與愛的信念(金星、木星),成功突破(天王)舊有限制?

當千尋回到入口時,她回身饒有深意地看著背後。而我看著她頭上的御守髮繩,覺得耐人尋味。只有「千尋」把從異世界探索到的人生意義(木星)與尋到的內在真實(四宮)帶回真實生活中,電影才能夠像這條髮繩一樣起守護「千尋」的作用。我想,這是《千與千尋》對我們最無聲而有力的祝福。

回到現實的「千尋」會如何這個問題,應該是由我們而不是「千尋」回答。畢竟,把夢幻的想像力(十二宮)作用於自身蛻變上,是被《千與千尋》(十二宮)守護著的觀眾才能完成的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